令羽清重

愛因斯幸

天官賜刀,越奶越多刀。

最近的劇情是不是很有既視感
是不是當初一、二、三卷看的時候猜的很像

來,重複一次。
天官賜刀,越奶越多刀。

題目來自論壇接龍遊戲







「據說櫻花樹下埋著屍體。」
「老套啊,五十多年前的話題還拿來搭訕,你是哪來的昭和年代中二國中少年?」
「呃,有點受傷...而且我沒有拿這個話題去搭訕。」青年似乎有著十分纖細的神經,一臉打擊的提出辯解,但是另一個聲音一點也不給面子。
「你,深夜獨身一人跑到山裡神社,拿著一打的啤酒坐在樹旁喝了個痛快,然後像是發酒瘋一樣拿著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丟在附近的鐵鏟把樹挖了一圈大洞,最後還若無其事的開始用老套的話題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人搭話,沒直接了當說你像是潛在罪犯都是在為你的將來著想好嗎?看起來也已經是大學生,怎麼做事這麼無裡頭,居然還是用老套的話題搭訕?!」
字字誅心,一萬點暴級。
青年原本因為酒精而臉色微紅,一下子就被對方說的紅上了耳尖。
「說了兩次老套...不對我真的沒有搭訕,而且你剛剛不是才說我小,現在又說我大,你不也是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出言不...」
「閉嘴!酒還沒醒吧,不准言語調戲我,現在是我在問話不要隨便插話。」
我不是我沒有...
撇了對方幾眼,被對方強大的氣勢壓過,青年合上嘴,屈於淫威之下。
嚶。
「現在你回答我兩個問題,一:你三更半夜跑來這裡喝酒嚎啕還發神經挖土攔路搭話的原因。二:你住處的配置。」
整件事情其實有個一點也不有趣的起因,學期末考結束,一群同學考差考好的都需要娛樂安慰疲勞的心靈,打球、聚餐、唱完K後,青年亂入班級聚會的好兄弟提出了續攤試膽的遊戲,恰好學校後山就有個曾為事件地點的神社,然後兩個好兄弟一個扶著班花的腰、一個被班草扶著腰雙雙消失在計程車門前,唯一沒喝酒的他就被忽悠的扛著一袋啤酒走上山路然後收到兩人鴿了他的簡訊,去他媽的好兄弟!
他就不應該被鴿了還不下山,不下山還喝酒,喝酒了還鬧騰的挖樹根,挖了還隨便搭話,他就該一開始就直接放任好兄弟開腦洞,頭也不回的回去自己有一間臥室一間客房、衛浴分離還有開放式廚房、客廳和一間雜物間,而且客房還是空的的溫暖公寓裡。

等等!
青年回過神來,他剛剛回答了什麼?
青年低頭一看,面前的人露出了十分滿意的微笑,襯著那張漂亮的臉蛋又明艷了幾分,瞬間吸引住他人的視線,也讓人忽略眼底藏著的狡猾。
「那你現在,對那個老舊的話題有結論了嗎?」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輕柔柔的,像夜晚的風一樣,語尾微微上調,又和笑聲一起消失在空氣中,讓人聽的不太真切。
「我......」愣了愣,被笑容迷惑住的青年回答。
「我聽說......這裡的櫻花樹下埋過屍體。
「因為是十幾年前的的事件所以屍體一定已經被挖出來了,但是卻一直沒有抓到兇手。後來又有傳言說,其實警方看管的那具不知名的屍體憑空消失了,傳來傳去就變成了屍體其實自己回了櫻花樹下的鬼故事。
「後來偶爾就會有人上來試膽,甚至有些人會真的挖挖看,但一直沒有發現傳聞裡的屍體。
「我和朋友原本也是要來試膽的。」
他的酒早就醒了,忍不住又嘀咕了一聲天殺的朋友和犯蠢的自己。

「那你挖到屍體了嗎?」
「沒有。」
頓了頓,他才繼續回答。
「你不是還活著嗎。」

end.

櫻花樹下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和挖墳大學生(誤) 的對話

誰!!!!!!!

誰虐了我大漂亮!!!!!!!


......

............

..................

......我都快頓悟了。

173


花慫慫十年間在石窟裡雕了這麼多神像,技能熟練值點到最高
扯那麼多藉口,今天的城主依舊慫慫der  😗
#殿下似乎突破了盲點#

小幸啊

清明詐屍的太太又躺回墓裡了,生無可戀